问题:二战期间德籍人士卡尔·京特领导下的江南水泥厂为何被誉为“世外桃源”?

问题:12月8日,经过激烈的多轮次的争夺乒乓球世青赛决出了五个单项四强席位,中国选手喜忧参半,取得了10个半决赛的参赛资格,各单项都保留争夺冠军的希望。

问题:卡尔蔡司认证的手机相机可信度怎样?具不具备权威性?

回答:回答者:季我努学社青年会员 别毕卉

回答:

回答:说白了就是贴牌生产的手机镜头。但是想贴牌必需达到蔡司的技术标准(毕竟自己认证的东西不能打自己的脸),并且交纳相关的费用,至于权威性根本无从说起。

德国人卡尔·京特博士,全名卡尔·约翰尼斯·爱德华·京特,1903年8月11日出生于中国唐山,幼时接受了中国文化的启蒙教育,少年时期又接受了系统的西方教育。取得工学博士学位后,1935年7月(一说5月初)卡尔·京特回到唐山,在父亲经营的陶瓷厂里工作。

15岁的向鹏展现了出色的实力和韧劲,现在希望他能够保持这种稳定的状态,更期待他进入成年赛事进行锻炼。

世青赛男单1/4决赛已经结束,中国选手向鹏在1/4决赛中击败了赛事二号种子、印度选手泰卡尔晋级四强。图片 1

赛事头号种子选手是美国选手卡奈克,在1/8决赛中,他已经被于何一以4-1的比分淘汰。

印度选手泰卡尔出生于2000年,今年18岁,比向鹏大了3岁,而出生于2005年的向鹏年仅15岁。

本场比赛中,向鹏打得非常出色,第一局和第二局分别以11-6和11-5的比分轻松获胜。

第三局,向鹏7-11输掉,到了第四局,向鹏8-3领先,但随后泰卡尔似乎熟悉了向鹏的球路,一度追平并连续拿到了多个赛点,向鹏虽然连续追回多个赛点,但最终以14-16的比分输掉这一局,双方大比分2-2平。

第五局,调整之后的向鹏11-4再次轻松获胜,但第六局,向鹏遗憾地以8-11输掉。

决胜局,向鹏发挥非常稳定,虽然泰卡尔也打得很顽强,但向鹏最终11-8赢下决胜局,以4-3的总比分淘汰泰卡尔晋级乒乓球世青赛男子单打4强。图片 2

半决赛,向鹏将遭遇日本选手宇田幸矢,比赛时间是12月9日上午9:45,下午14:30,男单决赛将打响,期待向鹏杀入决赛并夺冠。

不得不说,向鹏本届世青赛的表现至今已经让人非常满意,团体比赛,向鹏出任第三单打,豪取三连胜,男单比赛,向鹏作为8号种子选手,目前已经连胜三场,其中在1/8决赛中,向鹏4-2击败沪上隼辅,1/16比赛,向鹏击败了俄罗斯选手。图片 3

现在只想说一句:是时候让向鹏以及匡励到世界巡回赛的赛场进行锻炼了。

回答:谢谢邀请 “开球网”作答

现在最新消息是,这次世青赛七个项目,所有冠军被中国选手拿到,再次包揽七块金牌。虽然这个消息很不错,应该祝贺阎森带领的这帮运动员,不过从长远看,对乒乓球这个运动未必是好事情。好不容易日本有几个好苗子出来,但世青赛上中国再次特别重视,包揽金牌,难免让国际乒联很遗憾,如果长期都是中国垄断金牌,这个运动也就到头了。

图片 4

向鹏作为15岁的运动员,战胜了印度这位泰卡儿,结果倒是正常,但过程依然很艰苦。这也显示了向鹏关键分的把握能力,的确高出对手一筹。正如向鹏他们几位年轻选手所说,他们最希望的还是想碰张本智和,在世界比赛上战胜张本智和,为中国青年一代争光吐气!

不知道大家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同意我观点的请点赞,不同意的可以在下方评论,说出您的想法。

您的点赞和关注,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哟~

图片 5

卡尔·京特(中)

一、临危受命,南下护厂

1937年11月底,日军迫近南京栖霞山,江南水泥公司(也称江南水泥厂)开工投产一事只得停顿。公司决定利用德国、丹麦是二战中的“轴心国”和中立国的关系,商请两国出售机器设备的洋行代表赴厂,协同留厂人员保护工厂。在德籍人选方面,公司董事会想到了与中国有着世代友谊的德国京特家族。公司常务董事袁心武(袁世凯的次子)找到了卡尔·京特。袁心武的想法是“借口与丹麦订购机器合同需点火试车后方付完货款,款未付清,产权仍属外商所有”,“在厂内挂出丹麦国旗”,同时让“德籍技师京特在厂内悬挂德国国旗”。但对于能否达到护厂的目的,京特也并无把握。

图片 6

(卡尔·京特夫妇)

袁心武开诚布公地向卡尔·京特表示:如果在战时你帮助我们保护了这座股东们以巨资建造、尚未投产的工厂,你在那里的工作能让我们满意,就不必再担心自己的未来。你将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京特毅然放弃了自己十分喜爱并且待遇优厚的工作,允诺南下护厂。江南水泥公司顺势任命他为江南水泥公司代理厂长,并通知了位于栖霞山的江南水泥公司。

1937年11月27日,卡尔·京特与日语翻译颜景和,随启新公司总技师王涛从河北唐山赶赴上海。在汇丰大厦,卡尔·京特结识了丹麦人辛德贝格。辛德贝格已把他要和卡尔·京特一起赴南京护厂的消息打电话告知了德国驻华大使馆南京办事处。12月1日,卡尔·京特与辛德贝格分别去了德国和丹麦驻沪总领事馆,两国总领事馆分别为他们出具了证明。

图片 7

江南水泥厂

此时,京沪线已处在战火之中,他们只能从苏北绕道奔赴南京。12月2日,卡尔·京特、辛德贝格、颜景和以及英语翻译李玉麟一行4人从上海乘船出发,经南通城外的天生港登岸后到达南通城内。据1938年3月下旬回到上海的辛德贝格回忆说:“上年赴厂时自通州(南通)以西,无舟船可乘,幸李玉麟君沿途设法。李君在通州向轮船公司请商,得一汽艇赴扬(州)。在扬州向友人借得汽车(越江)驶往镇江,在镇江觅得同乡,获乘由镇开京最末次火车而至龙潭。如无李君,或不免中途返沪。”在南京市档案馆江南水泥厂的档案中有一份1938年5月颜景和写给江南水泥公司董事会的报告,描述了他和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一行4人从上海奔赴江南水泥公司的情景:“时战事在苏(州)、(无)锡一带,京(宁)沪间不能通行,于是绕道江北,经(南)通、如(皋)、泰(州)、扬(州),渡江至镇江,转车到栖霞。当职等行至江北,情况极为紊乱,军队云集,难民塞途,船只封差,交通梗阻,日机轰炸,人心慌张,士兵检查,到处留难。职等沿途几经危险,数受惊吓,但以职责所在,虽艰苦备尝,终于抱定牺牲精神,不避危险,而达栖霞厂。”

1937年12月5日,星期日。京特、辛德贝格一行4人终于到达了位于栖霞山的江南水泥公司。

图片 8

江南水泥厂

1937年12月6日,南京城警报迭起,京特等人不避危难,围绕战时工厂安全,京特、辛德贝格至少做了这样几件事:电告F.L.史密斯公司驻中国代表事务所和江南水泥公司,他们已抵达栖霞山及工厂情况;分别升起和亮出德国、丹麦两国国旗和标记,建筑避难室,以防日军飞机轰炸;联系德国留在南京德外交官;储备一些食品和饮料等等。战场离江南水泥厂越来越近,当时留在厂内的中外人员心情可想而知,但是随着京特
、辛德贝格的到来,工厂有了新的核心,护厂工作在紧张进行。

12月9日,日军打到南京栖霞附近,所到之处战火蔓延、火光冲天。日军飞机进行轰炸时,其中一枚炸弹就在江南水泥公司附近大窑的地方爆炸,厂房玻璃震坏受损。这场中梅墓之战是距离江南水泥厂最近的一战,直线距离仅离一两千米之遥。同日,栖霞山沦陷,因江南水泥公司悬挂德国、丹麦旗帜,日军并未进入。

二、发扬人道,救济难民

1937年12月9日、11日以后,日军第16师团、第13师团先后入侵栖霞地区。日军占领栖霞后,屠杀、纵火成了一种模式,12月13日南京被日军占领后,日军又在南京城乡大规模地扫荡,搜捕和屠杀“残败兵”。身无居所的栖霞难民为了躲避杀戮,纷纷来到由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保护下的江南水泥公司。为了保证难民在厂里有序生活,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人紧急商量决定设立难民营。从1937年12月11日开始,江南水泥公司大量接收难民进厂。颜景和记载:“职因同属国人,为良心所驱使,不得不设法收容,自十一日起至三月下旬止,共收容难民一万五千之多。”

图片 9

日军暴行

京特博士也保护了一些不再携带武器的中国士兵。卡尔·京特在护厂期间还带领工人和难民进行掩埋尸体的工作。时任国民党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兽医的罗祚威于1987年7月回忆:“沦陷后日本骑兵分散到各村庄搜索,边搜查边放火烧房子……公路两旁躺满了死尸……有的是敌人捆住双手后用刺刀扎死的……尧化门营房,房屋都已焚毁,院坝中到处躺着死尸……天大亮后才走近栖霞山,见路旁死尸很多……走到江南水泥厂时,听说那里也收容难民,于是先到水泥厂。只见厂里铁栅栏门关着,有工人在守门。我们请他收留,他听我和(教导总队连长)高(振芳)都讲的是北方话,连忙说,‘我们都是老乡,快进门来’。他把我们安置在一间大屋里,并向一个外国人作了介绍(据说是厂主人请来守厂的)。以后,每天由外国人带领我们去江边打捞死尸,捞上来后埋在江边一个小山坡上。我一共捞了八具死尸,全是被火烧过的残骸,面目都辨不清了。大约在江南水泥厂住了七天,忽然听到北方籍的工人向我们说,日本人明天要来厂里检查,叫我们赶快走。”

图片 10日军暴行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再工厂厂区之外,分南厂和北厂两个区,难民多来自南京周围乡镇居民,也有来自京沪铁路逃难过来的百姓,马吉电影解说词记载“有25个村”。据徐莘农记载,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将难民分组管理:一是“连结环保”,二是南北两区各选出负责代表6人参与管理,三是“着负责代表分别”“搜查违禁物品”(似指战争遗留物),四是一再警告防火(截止3月9日难民草棚已发生火警3次),五是尤为提醒“注意卫生”,六是几个月来工厂职工徐莘农、徐震寰等,组织起护厂队,配有猎枪和狼狗,日夜巡逻,保证工厂和难民营的安全。在困难的环境下,京特博士还买米、鸡和猪,由辛德贝格冒险送到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为帮助难民德国际人士提供食品,搭起跨国友谊的桥梁。

京特还解救了本厂职工夏毓华、王长顺等人。2002年9月22日上午,几家的后人在南京见面,夏毓华的儿子夏筱年动情道:“救命之恩,他老人家没齿难忘,直到他去世前几年,还提到老昆德(京特)救他的事情。”

从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江南水泥公司、栖霞寺难民写的请愿书及两份呈文,“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的呼吁书,均由卡尔·京特译成德文,辛德贝格冒着危险将书信送进南京城内,分别交拉贝、德国驻华使馆等处。辛德贝格还将日军杀人、放火、抢劫等暴行整理成26个案例,亲交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这些书信、案例被《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关于形势的内部报告》、美国《密勒氏评论报》引用,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的暴行。

三、护厂坚决,拒不合作

日本侵略者在武力侵占我国领土后,经济掠夺随之而来,江南水泥厂(也称江南水泥公司)是当时远东水泥行业规模第一大厂,不仅设备先进,而且没有开工,是一个全新的工厂,日军早就对其垂涎三尺。1937年12月9日,日军占领栖霞山后见该厂悬挂丹麦和德国国旗,大为不解,立即进行侦察。图片 11

日军暴行

1938年1月10日,东京商会副会长岩崎的秘书斋藤与几个日本军官一起到江南水泥厂“了解”情况,拍摄了厂区的照片。2月2日,在上海的三井洋行物产株式会社要求到江南水泥厂“参观”,厂方迫于无奈只得同意,但提出:“了解和参观”时必须由卡尔·京特等人陪同。在经过多次的“了解和参观”后,日方对江南水泥厂不再掩饰觊觎之心。

江南水泥公司董事会一直坚持“不资敌、不合作”的态度,日军要求江南水泥厂开工生产的蛮横要求多次遭到厂方拒绝。1938年3月下旬,日商小野田洋灰株式会社转而与江南水泥厂的设备供应方丹麦史密斯公司谈判,并多次盘问卡尔·京特,打听厂里的情况,为接管江南水泥厂做准备。卡尔·京特及时将这些信息向江南水泥厂上海办事处汇报,办事处马上与史密斯公司沟通,希望该公司保持中立,最终得到史密斯公司的理解和支持。因此,在之后的四五年时间里,江南水泥厂坚决不与日方合作,不向伪自治会提供经济方面的赞助和支持。同时,日军对工厂一直悬挂德国、丹麦国旗,一直由德国、丹麦人管理甚为不满。这种不满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江南水泥厂聘请卡尔·京特、辛德贝格护厂的高明之处。京特就曾以德商代表身份,屡次与日军打交道,以江南水泥厂需归还西门子公司欠款为由,设法卖出工厂存煤4000吨,除少部分钱于厂内使用外,大部分款项陆续被带到了上海。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在中国战场的形势急转直下,败局已现端倪。仍在做最后挣扎的日军采取一切手段疯狂掠夺战略物资。由于日军飞机损毁严重,急需制造飞机的金属材料。为此,日方成立了华北轻金属公司,工厂设在山东张店,日方单方面决定强拆江南水泥厂设备运往张店。厂方采取各种办法反对拆机,如提出拆迁机器事关产权变更,关系江南水泥厂的生死存亡,需要全体股东同意等,即使这些办法不能奏效,也能拖延拆机时间,以期时局变化。日军见直接与江南水泥厂谈判不成,就利用汪伪政府向江南水泥厂施压,于是汪伪政府不断发出训令,强迫工厂拆机。1943年12月21日,也就是拆迁机器前夕,3个日本大使馆人员在汪伪政府实业部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栖霞山工厂与卡尔·京特交涉,他决然表示不同意拆迁机器。

图片 12

南京大屠杀

为救治难民,辛德贝格、京特博士等人还在江南水泥厂设立了小医院。医院由辛德贝格向鼓楼医院和红十字会接洽后,派护士两名来厂内担任诊治,药品亦由该会供给。细心的京特博士还提出让外国人与3个老中医合作医治的办法,因为农民可能更相信中医。“成立后,活命无数,此职堪告自慰者也。”

1943年12月23日,华北轻金属公司代表寺坡带领大批日本技工,在日军进驻的情况下,开始强拆江南水泥厂机件。卡尔·京特虽对日军强拆的野蛮行径愤怒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随着日军大屠杀暴行高潮过去,难民人数不仅没减少反而日增起来。而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成为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维持时间最长的难民营,“现在有数十里范围内,难民二万多人,均靠近厂房搭棚居住,均以厂房为救命圈,西人爱护。”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在卡尔·京特等人的共同努力下,相比其他地方的难民营安全得多。他还在厂外农场建立分诊所为职工和附近四五百名患病的平民治病。

卡尔·京特用德国人的智慧和方法管理工厂,庇护难民,与日军周旋。他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与正义仁爱的国际友人合作,共同保护受难同胞,不仅体现了人类大爱,更彰显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精神。

参考文献:

1、《江南水泥厂志》,1995年8月。

2、 张宪文主编《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26册,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

3、 张宪文主编《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30册,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

4、罗祚威:《南京沦陷目睹记》,《河北文史资料》第20辑,1987年编印。

5、
戴袁支著《1937~1938:人道与暴行的见证》,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版,第66页。

6、章天沅编译:《天理难容——美国传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杀》,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

7、戴袁支著《1937~1938:人道与暴行的见证》,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版,第73页

8、南京市档案馆馆藏档案。

9、南京民间抗战史料博物馆馆藏资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